泰戈爾:黃鸝

  我疑惑這只黃鸝出了什么事,否則它為何離群索居。第一次看到它,是在花園的木棉樹底下,它的腿好像有點瘸。

  之后每天早晨都看見它孤零零的,在樹籬上逮蟲;時而進入我的門廊,搖搖晃晃地踱步,一點兒也不怕我。

  它何以落到這般境地?莫非鳥類的社會法則逼迫它四處流浪?莫非鳥族的不公正的仲裁使它產生了怨恨?

  不遠處,竊竊低語的幾只黃鸝在草葉上跳躍,在希里斯樹枝間飛來飛去,對那只黃鸝卻是視而不見。

  我猜想,它生活中的某個環節,興許有了故障。披著朝暉,它獨個兒覓食,神情是悠然的。整個上午,它在狂風刮落的樹葉上蹦跳,似乎對誰都沒有抱怨的情緒,舉止中也沒有歸隱的清高,眼睛也不冒火。

  傍晚,我再也沒看見它的蹤(www.lszmgw.live)影。當無伴的黃昏孤星透過樹隙,驚擾睡眠地俯視大地,蟋蟀在幽黑的草叢里聒噪,竹葉在風中低聲微語,它也許已棲息在樹上的巢里了。

  

  • 泰戈爾作品_再次集
  • 泰戈爾作品_泰戈爾散文詩集
  • 泰戈爾:不被注意的花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