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受挫就止步,怎么能等到柳暗花明

  文/劉小甜

  文學大師木心說,“生命是什么呢,生命是時時刻刻不知如何是好。”

  而我至今記得,在我受挫迷茫、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,阿爽告訴我:“不要荒廢時光,也無需胡思亂想。你只需埋頭將手頭該做的事情做好,不要停止前進的腳步。”

  1

  阿爽是我的大師姐,長我幾歲,曾經是學院的著名學霸。現在在外企擔任資深HR的同時,還是一名出色的女性攝影師。工作上的她兢兢業業、認真嚴謹,業余時間便抱起相機瀟灑走天下,作品多次刊發在攝影雜志上。

  那日海邊集體活動結束后,朋友們紛紛在帳篷內昏昏入睡,而她卻始終坐在沙灘上等候。在夜深人靜的時刻,阿爽按照預想的照片布局,支好相機支架、調好鏡頭焦距,并在適當的時刻按下了快門鍵。

  不遠處時不時傳來浪濤拍岸的陣陣聲響,黑夜里萬里無云、星羅棋布,星空流淌著光痕熠熠,顯得格外澄澈純粹。我好奇地從帳篷中爬出來,觀望著她這一系列舉動。隨后有一段漫長的等待相機曝光的時間,我們兩人低聲聊了起來。

  彼時的我,正值學業中最為迷茫的時刻——暑期項目申請失敗后的挫敗感、對待大學專業的困惑感、面臨未來道路選擇的猶豫感、無所適從無處下手的恐懼感,全部不由分說,涌至心頭。

  阿爽聽著我的傾訴,不由一笑,在錯亂復雜的星象中指給我北極星的方向,并細致地講述著每個星座大致的形狀與模樣。她說:“你看這些星星,貌似雜亂無章,實際上都在我們肉眼無法捕捉到的軌跡里不斷行走著。而你也是,可以迷茫,但千萬不要以此為借口而止步不前。”

  2

  迷茫,是每個人都會經歷的生活狀態。阿爽師姐也曾有過專業學習與課余愛好的權衡,父母一再斥責她不要“不務正業”,并一遍遍幫她衡量利弊與得失。她也經歷過攝影過程中久久無法突破的瓶頸,在一次次的挫敗中產生自我懷疑。

  阿爽師姐心情煩躁時便會去校園的湖邊散步,看著湖面蕩漾微波,就悄然剿滅了內心一隅的兵荒馬亂,重歸平靜。“我告訴自己,眼下這個時刻,盡管來路不定,但努力學好功課,一遍一遍地去拍片、修片,總歸是不會有錯的。”

  我突然意識到,眼前我所羨慕的阿爽,并非是一個理性到極致的神人。她的夢想也是在迷茫狀態中,通過自己一點一滴的積累,水到渠成才實現的。

  那一刻,我猛然想起很多人——

  我見證過朋友在考研、工作、留學的道路上徘徊不定時,毅然決定每日沉浸在圖書館好幾本幾十厘米厚的專業語言學書中。當他說著一嘴流利的美腔英語時,無數的好選擇接踵而至。

  我見證過朋友失戀后無所適從,最終帶著近二百斤的虛胖體型出入健身房,自此以后每次相見都會讓我感到詫異,從體重的減輕到線條的凸顯,到最后覓得一個更加漂亮賢淑的姑娘。

  我也見證過朋友天天沉溺在游戲的世界無法自拔,他在生活中迷失了方向,用一種虛無的方式自我填充。大學掛科數門后,被學校硬生生地勸退……

  3

  終于,阿爽在相機上按下終止鍵,漫長的曝光時間結束了。我捧著相機,看著畫面上那一道道還未加修飾的清晰星軌,突然感慨萬分。

  那些癡心人不由分說的埋頭苦干,那些在迷茫困境中的不加退縮,在摸不清前路時一貫如故的辛勤耕耘,都會在今后不知什么時刻,悄悄地開花結果。

  所以,當我們迷茫的時候,應該怎么辦?

  首先,坦然接受自身迷茫的狀態。生命的道路充滿著偶然的際遇與未知的變動,人類自身的存在及其意義本身便是一個復雜的命題,困惑與思考才是其中的常態。很多道路的開辟,正是源于一點一滴的摸索,才在點滴鋪墊中水到渠成。

  同時,感謝生活帶給我們的所有,包括碰壁與挫折。因為每一段經歷都會在無形之中拓寬我們生存的心境與空間。某種意義上,對精彩生活的期盼,不在于每日的燈紅酒綠,不在于事業的風生水起,而在于面對惶恐與困難時,能強忍住氣急敗壞的情緒,親眼目睹自身潛力的拉伸。

  《浮士德》中有一句話說,“善良人在追求中縱然迷茫,卻始終將意識到有一條正途。”不同人的詮釋中,有著不同含義的“正途”,然而靠著努力的方式獲取充實的感受,卻著實也為“正途”的一種。埋頭去做眼下我們認為對的事情,無論是學習一門外語,還是鍛煉好的體魄,抑或習得一項新的生活技能。不知哪日,抬頭一看,可能就是山重水復已走過,柳暗花明重又來。